改镜专家凌兆鸿:改机改镜其实唔难,二千定二十万蚊都一样咁改!

作者: 来源:A妙生活 时间:2020-05-22 15:06:39 浏览(523)

改镜专家凌兆鸿:改机改镜其实唔难,二千定二十万蚊都一样咁改!改镜专家凌兆鸿:改机改镜其实唔难,二千定二十万蚊都一样咁改!要玩旧镜,可能大家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玩「转mount」,就是利用转接环把一支镜头可接驳到相机上,但这方法也不是一定得的,也要看镜头系统,例如一些更老的镜头,或旧电影镜头、军事镜头等等,就未必可以这样做了。但不怕,如果想玩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改镜!直接把镜头改变成能够匹配相机吧!今期我们就访问了拥有三十多年改镜经验的凌兆鸿师傅,让大家认识一下改镜的摄影文化。

Text:Ben KeungPhoto:Ben Keung、Billy Chow(原文刊载于2017年2月《摄影杂誌》)

改镜专家凌兆鸿:改机改镜其实唔难,二千定二十万蚊都一样咁改!

所谓改镜,简单来说通常就是指改动一支镜头的设计,令一支原来不匹配的镜头,变成能够与相机匹配使用,例如改装镜头的接环等等。而说到香港的改镜行业,其实改镜师傅不多,而凌师傅就是其中一位老行尊,摄影界很多摄影前辈都认识他,例如沙龙界很多大师都有找他改镜,现在有玩旧相机镜头的朋友,多数都认识他,不过到底凌师傅是如何成为改镜师傅的呢?

转行改镜是为了生活

问:其实你是几时开始做改镜的呢?凌:其实当初开始改镜,不是我喜不喜欢,而是当年我买了一部相机,再没有买其他镜头,但喜欢另外一支德国镜头,订了回来之后就改在我那部相机上,就是这样开始,那时候应该是1980年左右。由那时开始,我在工场用老板的车床来改一支镜给自己用,改完之前拿去影相,师兄弟见到又觉得几得意,又叫我给他们改,之后就愈来愈多人找我改镜或者改mount。开始玩改镜之后,我自己当年亦都变成一位摄影发烧友,之后好多人搵不同的镜给我改,例如德国镜想放在日本机上,愈改愈多,变成工多艺熟,朋友话改得出神入化,其实这跟普通工作没有分别。当年我不是为搵食而做改镜,如果靠改镜搵食的话养不起家,就算现在都是好卑微的人工,所以我不觉得是一个好工作,只不过是不需要受老板气。其实我真正转行做改镜是由1994年开始,1994年在我做的机械行业的自己已踏入退休年龄,所以才开始转行做这个行业。

问:所以你其实没有跟人学过改镜?凌:其实我十几岁已经开始在香港的相机厂做车工工作,见过是怎样做的,改镜就是因为我自己喜欢影相及买来拆,看看其结构跟着改,其实改镜不是高科技或者高技术的东西,如果明白原理,好多人都可以做到。但为甚幺那幺少人入行呢?因为报酬不平衡,做这样的工作收这样钱,其实是好卑微的,有点侮辱性的,香港有好多行业都好有侮辱性,所以变成没有人入行,好少人肯做。另外有人入行是因为自己的行业搵不到钱,发觉随便割断支镜,找胶水黐住,居然又影到相,是有人这样做。加上现在还有一个方便,去鸭寮街舖头买一些材料左砌右砌,砌完之后都叫做改到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