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会髹新百年建筑 昔加末老街添姿色

作者: 来源:U悠生活 时间:2020-06-22 18:56:41 浏览(545)

县会髹新百年建筑 昔加末老街添姿色

岁月偷走了昔加末苏丹街那些年的回忆,唯有百年老街的战前建筑物令人重温那些年的岁月。

河畔地名灯牌褒贬不一

昔加末县议会在老街相依偎的昔加末河畔设置“SEGAMAT”(昔加末)字眼的中型灯牌,带来的回响褒贬不一,也凸显出老街与山城旧市区欠缺规划和发展,以致在岁月洪流下“垂垂老去”。

坐落在苏丹街的逾20间双层老店屋,全是属于战前建筑物,是昔加末最早期的战前建筑物,因此被地方政府列入古迹保护区,纵然很多间老屋已装修,但依然保有各自的古典外观特色,伴随百年老街度过漫长岁月。

昔加末地方政府于去年开始施行将旧市区的历史悠久建筑物重新髹漆,包括苏丹街的百年老店屋皆髹上诸如橙色、黄色、紫色等漆料,令古旧建筑物挥别沉闷,呈现色彩斑斓的外观,为昔旧市区和苏丹街增添几许醒目色彩。

有关当局在4月初耗资逾5万令吉,在苏丹街旁边的昔加末河畔设立包含7个英文字母的灯牌,而灯牌字眼是“SEGAMAT”(昔加末),今后已成为昔加末的一个地标。

灯牌呈缤纷色彩——负责昔市区和苏丹老街区域县议员●周小玲

昔加末字眼中型灯牌在白昼是白色的,随着苏丹街的街灯在晚上7时亮灯后,该灯牌晚间就会呈现出红、橙、蓝、绿和紫色光彩,无疑为昔加末河畔增加几许色彩。

昔加末河沿河区域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除了保留老街的传统特色外,也要加强美化昔加末河周遭的环境,包括在河畔增设围栏,确保普罗大众的安全,以及在河畔设置长栅椅子,让民众可以在傍晚时分,坐在该处休闲吹凉风。

建议河畔辟公园我认为,从昔加末第一大桥和第二大桥眺望百年苏丹老街,有全然不同的视觉感受,所以竖立昔加末字眼灯牌,在美化市容之余,有关当局也不妨考虑把苏丹街对岸的河畔空地丛林彻底清理,将该处开拓成为能让民众休闲或做运动之处。

无论如何,苏丹街在白天是车辆熙来攘往的街道,因为它衔接了通往麻坡路和银旺路的主干公路,可是到了入夜时分,老街和昔加末旧市区一样,就会陷入空荡荡的静谧状况,加上一些老建筑物已无人居住,难以再现人潮,是整个旧市区的一大隐忧,也令当地商家和居民倍感无奈。

灯牌位置不恰当——苏丹街居民●萧隆生

我认为相关昔加末字眼灯牌的设置位置不恰当,应该设置在靠近昔加末第一大桥处的河畔,靠近主干公路,否则只有北上的车辆驾驶者才会看到该灯牌,南下或往来昔加末第二大桥者,根本无法看清该灯牌。

往昔的苏丹街缺乏街灯,所以经常发生攫夺案,如今在众多街灯设立照明下,每天晚上7时街灯就亮起,令老街在夜间显得明亮,加上该处3间咖啡和小食店的存在,所以晚上还是会出现高朋满座的状况,食客在大快朵颐时,也能享受昔加末河带来的凉风习习。

办活动宣传老街———马华亚罗拉支会副主席●蓝荣宏

相关昔加末字眼灯牌设置在苏丹街昔加末河畔,多少可达到宣传昔加末的效应,早年该区域和昔加末旧市区曾有欲设置“星光大道”的美化市容计划,但最终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昙花一现计划,因此要让这个区块“起死回生”,未来需要有关当局的更多监督。

苏丹街的众多战前老屋,在古早味下挥洒玩味的色彩外观,往往是古迹偏爱者爱去的地方,目前昔加末也有了单车队,我鼓励这些单车队在老街和旧市区举办单车活动,因为相关区域在近傍晚时分的车流量已减少,单车队不妨在该处活动,踩单车欣赏旧市区、老街和昔加末河畔景色,也是赏心悦事。

河水不再清澈———苏丹街商家●陈庆喜

祖辈父辈在此处经营电器店已有一世纪光景,我继承家业后,对这条老街和昔加末旧市区也产生浓郁情感,岁月变迁,也不舍得离开此处。

我觉得有关当局应该加以美化昔加末河流周遭,还记得儿时在昔加末河嬉戏时,河水还清澈见底,可以看到许多鱼儿畅游,也有很多青苔存在,直到50年代发生水灾后,这种情景已不复见了。

旧市区入夜没人气——昔旧市区商家●苏爱莲

山城旧市区如死城,每天5时过后车流量大大减少,在华灯初上后就“水静河飞”了,连每逢周六的夜市也逐渐人潮稀少,足见此处缺乏规划和发展,已产生不小的影响。

我认为苏丹街昔加末河畔需要美化,不仅设立灯牌,而是必须增加旧市区内的街灯,因为目前除了阿旺街有许多街灯照明外,其他街道在夜间还是黑漆漆,令人为治安感到忧心。

河对岸可建休闲区———苏丹街裁缝业者●郑锦塔

有关昔加末字眼灯牌的设置固然好,但我认为有关当局应该增加更多宣传灯牌,以增添昔加末市容的光感及美观。

我也觉得苏丹街昔加末河对岸的空地,不妨发展成为大众的休闲之处,也能设置小型游乐场,让孩童与乐龄人士能在该处乘凉、聊天和玩乐,不过河畔安全措施必须做好,同时多栽植花色鲜艳的花卉,因为昔加末就是缺少花草树木,令市容显得逊色了。

建议沿岸装霓虹灯——苏丹街街坊●陈鸿进

地方政府在苏丹老街昔加末河畔设立灯牌是好事,但我建议当局沿岸增设牵上绚丽的霓虹灯,如此能增添昔加末河畔的美感。

住在苏丹老街时,小时候的梦想是希望有一道桥梁能通过去昔加末河对岸,这梦想过后终于实现,如今我梦想的是把老街对岸的河畔空地加以发展,将该处开发成为公开烧烤活动之处,也能让流动摊位集中定期在该处营业,甚至可以设置康乐设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